首页 > 热门招聘 >新闻内容

芬芳,把那躲在暗处的萤火虫,引得打着灯笼,在山

2020年08月29日 16:43

风是多情的。花朵变得更加缤纷多彩,路边山间公园各种小花,一夜之间便把一片片一处处山川河流吹得五颜六色,吹得诗意盎然,吹得舒展酣畅。连多情的小鸟也不愿在花丛打滚,嘴馋的小羊也不忍心张口去啃。特别是那漫山遍野的山丹丹花,把天空的云彩的染得霞光满天。阵阵清香,优雅而芬芳,把那躲在暗处的萤火虫,引得打着灯笼,在山野荒原中游来游去。特别是那一株株菊花,顶住尘土的飞扬,忍得住周边花朵凋谢的寂寞,耐得住干旱的折磨,在秋风中不顾寂寞和冷落暗自开

相关推荐

面对精致穷,90后租客有话要说

追求喜欢的生活,才是人之常情。所以,年轻人追求“精致”,何错之有?但是,面对“精致穷”,我们有话说线上支付越来越为人们普及,大多数人出门只要一部手机就能解决吃喝玩乐、衣食住行等生活需求。充其量带上一张信用卡,以备不时之需。尤其在年轻人之间,见到现金的次数更是屈指可数。这也就代表着现代商家,就连很多乡镇都开始选择了线上收款的方式,各种线上的团购、优惠买单网站、app也如雨后春笋般涌现。商户通过在这种类型的网站上进行推荐,推出折扣,来吸引消费者进店享受服务。再由消费者口口相传推荐,或在app上留下评论,以吸引新的客户。提升了口碑,也提升了流量和曝光度。各种团购平台不断冒出,也令越来越多的商家选择让利消费者,但团购平台的高额端口费却无形中迫使许多商家做出“生死抉择”——要么选择降低成本,后果是导致消费者“精致体验”的背离;要么选择提升价格,后果则将带来消费者的“贫穷”消费。团购平台的真假难辨,虚虚实实,令大多数消费者,更愿意选择他人推荐,根据口碑进店消费,买单时候才询问是否有团购优惠。这时,商家在团购平台获取的流量曝光已经几乎没有,却还要承担高额的平台扣点。因此有些商家选择了不再使用优惠,或者将优惠程度降低,对于消费者来说,也就失去了享受更多优惠的机会——这或许是导致许多年轻人,尤其是城市租房群体,“精致穷”的原因之一。一边享受“精致”,一边远离“贫穷”和传统团购平台不同,租客惠是租客网旗下大型消费类服务平台。依托租客网强大的平台影响力和海量的租客资源,租客惠从上线起就受到商家的广泛关注。以专业缔造品牌,用服务彰显价值,租客惠为合作商家推出了“免费引流+多样营销+无忧收款”的惠满意专属服务,也是针对租客网下的租客诞生的优惠服务。商家在入驻租客惠后,会由平台进行免费引流,提高曝光率,也无需广告费。且平台对商家不收取任何形式的扣点,真正的惠及商家,让利消费者,让广大租客们在享受“精致”的同时,随时随地享受高质感的优惠商家。且租客进行消费后,收入平台的钱将秒到商家账户,不影响商家的任何资金使用。租客受益,就会选择再次消费,商家受益也就多。租客惠为商家、为租客提供了一个专业性的优惠消费服务平台。现如今,随着租客惠的不断普及,越来越多的租客接受并使用了租客惠,租客惠无疑满足了租客们、商家对消费销售的需求。未来租客网也在不抽取商家收益提成的基础下,为入驻商家、租客们带来更多的优惠享受!

2020年07月29日 10:47

如何查询房屋产权?

购房者如果购买的是新房,则可以通过五证了解房屋的真实信息和产权年限,五证齐全的房屋意味着开发商的资质和销售资格均无问题。五证是指:国有土地使用证、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建筑工程用地规划许可证、建设工程施工许可证、商品房预售(销售)许可证。购房者在选择二手房的时候,首先应该看房屋是否有产权证,通过产权证可以直观的了解到房屋所有权的状况,若是共有,在“房主”一项会有显示,且共有人的产权比例及拥有权形式都有记录,这可为购房者随后查询共有人购买优先权是否放弃提供最重要的依据。

2020年04月27日 14:34

共享单车“三国杀”再生变量,青桔单车获10亿美元融资?

10亿美元这一数字不仅刷新了共享单车行业单笔融资最高纪录,也引发外界新的猜测与想象。影响共享单车“三国杀”战局走向的,其实是单车之外的探索。沉寂已久的共享单车行业迎来新变量。4月17日,有媒体透露,滴滴旗下独立品牌青桔单车近日获得超过10亿美元融资,由君联资本领投、另一家国外大基金跟投。对此,《中国企业家》向滴滴求证,滴滴方面表示不予回应。据《中国企业家》了解,君联资本领投此轮融资,具体投资额和跟投方目前还不清晰。青桔单车目前的估值也是个谜。如果消息属实,这是青桔单车首轮融资,刷新了共享单车行业单笔融资最高纪录。在这之前,ofo是该纪录的保持者,2018年3月完成由阿里巴巴领投的8.66亿美元融资。目前共享单车行业从摩拜、ofo双寡头时代进入到哈啰、美团单车、青桔单车为代表的“三国杀”时代,不再单纯依靠烧钱补贴,行业也经历一轮涨价潮,正在逐渐回归理性,追求盈利。新资本的进入对行业格局会产生哪些影响?在哈啰出行联合创始人李开逐看来,此次青桔单车的融资对行业格局和行业盈利节奏不会有太大影响。“更多还是各自做增量”。李开逐告诉《中国企业家》。据《中国企业家》了解,哈啰单车在2019年年底也已完成新一轮融资。看似归于平静的单车行业,为何还能吸引大量资金加入战局?融资之谜君联资本在共享出行行业多有布局,投资过网约车公司神州优车、共享汽车公司立刻出行、共享电单车公司骑电单车等,对共享单车行业却是第一次出手。2017年8月君联资本董事总经理李家庆接受《中国企业家》采访时,还对共享单车行业存疑:由于大量补贴与投放,共享单车激发了部分不必要的骑车需求,当时他认为,最终商业模式能不能成立还需要观察一段时间。一位投资机构人士分析指出,目前两轮出行行业已经告别烧钱补贴时代,到了拼运营和服务的时候,盈利也不再遥遥无期。同时,行业的政策门槛等也在变高,君联资本此时押注青桔,可能看好滴滴在出行生态上的资源,期待将来两轮出行行业出现一家独大的格局。君联资本的被投项目与青桔单车早已有合作,其投资的星恒电源专注电动轻型车动力锂电池领域,据公开报道,青桔电单车电池的首批供应商就有星恒电源,截至目前星恒已为青桔配套锂电池达成100万组。但除了领投方君联资本外,青桔单车此轮融资的其他参投方还没有揭开神秘面纱。根据《晚点LatePost》报道,跟投方为一家海外基金巨头,本来准备注资给哈啰,在最后关头转投了青桔。也有投资人对青桔单车此轮融资提出疑问:这是不是滴滴在做品牌拆分之后,“自己投自己”?在此之前,滴滴自动驾驶曾拆分成独立公司,滴滴出行CTO张博出任滴滴自动驾驶公司CEO。张博表示,分拆自动驾驶业务是因为“希望跟汽车产业链上下游深度合作,包括能够吸引更多资源一起来推进和加速自动驾驶技术”。近日,外媒曝出软银投资滴滴自动驾驶公司3亿美元的消息。单车业务虽然没有拆分为独立公司,但在滴滴的版图中,其重要性正在进一步提升。4月17日,程维在公司战略会上表示,滴滴国内业务将进行双曲线推进,一条曲线以一站式出行平台为主,包括四轮车(网约车、出租车、代驾和顺风车)、两轮车(青桔单车和电单车)和地铁公交等公共出行。另一条曲线则以小桔车服、自动驾驶、金融、智慧交通等汽车全产业链业务为主,同时探索新赛道。在共享单车布局上,滴滴多次投资ofo,收购小蓝单车,于2018年1月上线青桔单车。之后,为了推广青桔单车,在限制投放的一二线城市,滴滴用青桔单车置换废旧的小蓝单车,2019年还曾被曝出违规投放。2019年6月,运营青桔单车的单车事业部与电单车事业部整合升级为“两轮车事业部”,由总经理张治东负责,直接向滴滴创始人程维汇报。单车被视为重要的流量入口和拉动增长的一环,背后也表现出滴滴对于增长的渴望。近日,滴滴提出颇为激进的三年目标,即“0188”,准备重新进入高增长模式:安全是滴滴发展的基石,没有安全一切归零;3年内实现全球每天服务1亿单;国内全出行渗透率8%;全球服务用户MAU超8亿。此外,据《晚点LatePost》报道,滴滴成立了用户增长部,或为统一全集团资源实现这一战略目标。据《中国企业家》了解,去年滴滴日订单量约在2500万单左右,今年疫情对整个网约车行业都有打击,为实现这一目标,两轮出行承载的使命不言而喻。单车生意盈利可期?在新资本杀入背后,共享单车的生意已经撕下烧钱黑洞的标签。以美团单车为例,美团招股书中的数据显示,在2018年前四个月,摩拜骑乘次数为2.6亿次,每次骑乘收入0.56元,共计收入1.47亿元;单车和汽车折旧3.96亿元,经营成本1.58亿元。据此算出当时摩拜单车骑一次的折旧成本和经营成本约为2.13元,远远超过0.56元。如果只按此数据简单推测,当一次骑行的费用超过2.13元时才可能实现盈利。2019年单车行业涨价后,部分地区摩拜的起步价涨至15分钟以内1元,时长费0.5元/15分钟。美团单车的亏损也在扭转。在美团此后的财报中,单车与网约车、买菜等一起被统计为新业务及其他,根据美团2019年财报,新业务及其他这部分业务一年收入204亿元,同比增长81.5%。毛利由2018年的负值43亿元增至2019年的正值人民币23亿元,毛利率由2018年的负值37.9%改善为2019年的正值11.5%。2019年11月美团Q3的财报电话会议中,王兴表示,共享单车是2020年核心的一个投资领域,公司将继续在共享单车业务上投入,增加营销包括品牌推广方面的投入。关于哈啰的盈利,李开逐告诉《中国企业家》,共享单车和助力车在2019年“有一些毛利”,“随着业务规模的持续发展及效率的持续提升,2020年是实现整体盈亏平衡是可以预期的”。李开逐表示,可以谨慎乐观地认为共享单车是能赚钱的,至少可以做到在不亏损的情况下持续发展。此前哈啰出行全国运营总监周树枫2019年9月曾对外表示,哈啰单车整体已经在全国200多个城市实现盈利(包括折旧车辆)。与共享单车相比,共享电单车的盈利能力更强,电单车成为单车玩家下一个竞争重点。“共享电单车在县城是刚需,每15分钟2元,客单价在5-6元,一天一辆车大约可以被骑4-5次。”云造科技创始人兼CEO邱懿武告诉《中国企业家》,共享电单车企业的盈利情况都不错。云造科技的主营业务之一是为共享电单车运营商提供SaaS服务。三巨头对电单车早有布局。滴滴于2018年1月开始运营“街兔电单车”,2019年6月电单车事业部与滴滴出行单车事业部整合升级为两轮车事业部。摩拜在2017年7月就发布了摩拜助力车。共享电单车的地位在哈啰内部也有所提升。2019年7月,哈啰出行将内部负责电动车租售平台业务的电动车平台事业部独立为一级部门,业务等级上与哈啰单车平行。李开逐对《中国企业家》表示,电单车将成为下一个行业竞争重点。哈啰在电单车行业大概占整个市场60%以上,第二名不及哈啰一半。“该行业发展相对单车晚一些,基本还是增量市场,很多玩家进来也主要是拓展市场,短期内格局不会变成零和博弈。”李开逐说。目前受制于一线城市政策,电单车市场主要集中在低线城市。北京在2017年9月出台《北京市鼓励规范发展共享自行车的指导意见(试行)》,指出“不发展电动自行车作为共享自行车”。其他城市也发布了类似文件,不鼓励共享电单车的发展。“我们还是以纯粹商业的角度来看待共享单车,期望它能提供用户价值、同时可以自我造血实现可持续发展、长期服务于用户,而不是成为一个什么入口。”李开逐说。“三国杀”战局走向何方2019年,共享单车从“双寡头”时代进入“三国杀”时代:哈啰出行、美团单车和青桔单车三足鼎立。青桔的新一轮融资是否会让这一行业重燃战火、重蹈烧钱大战的“覆辙”?在李开逐看来,“三国杀的局面已经形成,现在的竞争不会再重复2017年那种盲目烧钱、过度投放、违背商业规律、不考虑商业模型的情况,更多还是围绕产品的体验、运营的效率来展开。”现状是,共享单车市场已经饱和,投放量的增长空间小,一线城市状况尤为突出。2019年8月,滴滴和美团宣布在北京将按现有报备投放车辆数的50%减量,并全部领回由各区集中清理存放的车辆,于2019年年底前实施完成。如何做好存量市场、从粗放式经营转为精细化运营是三国杀竞争的关键。此外,三国杀的竞争也涉及两轮生态及本地生活生态间的竞争。作为本地生活领域巨头,对美团而言,单车的流量作用凸显。王兴在2019年财报电话会议上表示,广告营销收入永远是美团非常看重的一个板块。通过美团单车,美团能够进行更好的营销推广,包括进一步提升用户使用量,同时也能够进一步使用户通过共享单车入口进入到美团生态体系中。哈啰单车也已加入本地生活的竞争中。2019年6月,哈啰出行、宁德时代、蚂蚁金服出资10亿人民币成立合资公司,推出换电服务。2020年4月,该公司获得中恒电气2亿元投资。哈啰出行APP近日进行改版,首页罗列了吃喝玩乐、查路线、借钱存钱、电台FM等入口。在“吃喝玩乐”板块里,限时秒杀酒店、餐饮优惠券。李开逐表示,出行和生活服务高度关联,期望哈啰发展成为一个以出行为基础的综合生活服务平台。这是一个长期坚持的目标,目前还处于各种尝试的早期阶段。今年哈啰会继续深耕两轮出行领域,在四轮出行及新业务尝试上也会加大投入,拓展业务布局。影响这场新单车战役走向的,或许正是这些单车之外的尝试。

2020年04月18日 22:05